亚美游晚报

您现在的位置: 首页>晚报>娱乐

一个节目的变迁 搅动内地荧屏五年

亚美游新闻网--亚美游晚报--2016-07-23 03:30

美国、比利时、澳洲,“好声音”的版权模式,其实遍布全球。

一时间,荧屏上全是引进节目加本土明星加盟的模式。

    

    从2012年到2016年,时光飞逝五年。曾经的《中国好声音》到如今的《中国新歌声》,这档节目乘着内地综艺真人秀节目引进风潮而来,迅速成为现象级的音乐真人秀后,又遭遇了釜底抽薪式的官司和涅槃重生式的原创探索。它五年来的遭遇,也正是内地综艺节目极盛时的缩影。而本报记者从该档节目第一季开播时,就一直跟踪报道,也从一个侧面,见证了这个节目的成长和成长中的烦恼。

    1 老土的名字 开创了电视史上的先河

    《中国好声音》节目引进自《The Voice of Holland》(荷兰之声)。当时《The Voice》的节目模式还被引进到多个国家,如英国之声《The Voice(U.K)》、美国之声《The Voice(U.S.)》、爱尔兰之声《The Voice of Ireland》。当年,在北京召开的《中国好声音》第一季发布会上的一幕,记者记忆犹新。节目播出方——时任浙江卫视总监夏陈安和节目制作方——灿星制作总裁田明,在发布会上对记者表示,《中国好声音》的名字,其实是在广电总局门口想出来的。重新翻阅当时的稿件,记载了夏陈安这段话——“当时我们申报的名字是《中国之声》。《中国好声音》原版叫《荷兰之声》《德国之声》,但是这个名字被总局否定了,理由是有一个电台就叫‘中国之声’,总局的一位部门负责人说你们回去想一想,想好了再来吧。”夏陈安和田明走到门口,觉得再跑一趟会耽误太多时间,就干脆在总局门口想了很多名字,“当时还想过叫《中国梦之声》,因为我们有个《中国梦想秀》嘛。”《中国好声音》就是夏陈安在这个时候一个急中生智的结果。“我说就叫《中国好声音》吧,比较朴实无华朗朗上口。当时田明还说,哎哟这个名字太烂了,太老土了,现在他也很认可了。”
    由此,这档引进节目,开创了中国电视历史上真正意义的首次制播分离(而此前,综艺节目的制作,基本都是播出平台自己制作完成播出的),并且让“导师”这个词,成为音乐真人秀的标配词。而这档引进节目的另外一个大手笔,就是请到了刘欢、那英这样的乐坛大腕级人物,这档节目,成了他们的综艺处女秀。
    随着第一季的开播,收视率从1.477飙升到总决赛巅峰夜的6.101(数据来源为央视索福瑞),“好声音”这个词开始红遍大江南北。随之而来的,当然也有负面新闻。学员被网友各种起底,按照版权方“三分声音两分故事”的原则,节目组对于选手的“草根”包装,让观众产生质疑。此外,《中国好声音》本土化改造后增设的“媒体评审团”,也与四位导师有了一些摩擦。

    2 引进节目模式井喷 涌入大量明星与资金

    在节目本身品质与话题效应的共同作用下,第二季“好声音”开始疯狂揽金。2013节目的广告招标会上,某凉茶品牌以2亿元天价获得第二季“好声音”独家冠名权,相较于第一季的6000万元,涨幅达两倍多。15秒广告由36万元涨至102万元,最高价格达到115万元。其广告总收入达10亿元。
    “好声音”也引领出当年季播音乐类选秀节目的高潮,2013年,俨然成为音乐模式节目的“井喷年”。当年一个暑期前后共有13档之多的音乐类节目,而全年共有30档引进自国外版权的模式节目。《中国梦之声》《中国最强音》《声动亚洲》《梦立方》《我为歌狂》《我是歌手》等等,都是引进节目模式。同时,也开启了大咖加盟音乐选秀类节目的风潮,陈奕迅、罗大佑、郑钧、韩红、黄舒骏、张宇、高晓松、孙楠、谭咏麟、李克勤等等,纷纷出现在嘉宾席、导师席上,甚至是非音乐人也加盟其中,如章子怡、郭敬明、黄晓明等。
    到了2014年,第三季的“好声音”遇到的头一个波折,就是导师的更迭,除那英、汪峰、杨坤外,本来确定加盟,已经在发布会上宣布自己导师计划的罗大佑,却随后宣布退出,由齐秦临时接替。但显然,临时代班的齐秦与另外三位内地导师的节拍有些不和。而节目的收视率,在第一期高开4.369后,在总决赛停留在了5.613。而接档第三季“好声音”的,则是开创另外一个内地综艺节目新纪元的《奔跑吧兄弟》——引进韩国户外真人秀节目模式。而它的出现,虽然是两档节目前后衔接,并未正面冲突,但却预示着内地综艺节目市场,外来的“狼”越来越多。
    其实,就在《中国好声音》如火如荼的2013年和2014年,内地引进的综艺节目已经开始不再限于音乐类。《奔跑吧兄弟》在2014年挑起了明星户外真人秀的大旗,然后有《极速前进》《两天一夜》这样“虐死”明星的节目;2013年《爸爸去哪儿》火爆,亲子真人秀成为各家卫视主打的2014真人秀栏目,于是有了《人生第一次》《爸爸回来了》等等,到了2014年,有超20档亲子秀亮相;2014年的《花样爷爷》,让明星旅行类综艺节目也开始大行其道,“花样”成了一个系列,延续至今;此外,还有“明星体验”类的节目《囍从天降》《明星到我家》这样女星专属节目;在同一年,还有《中国喜剧王》《喜剧之王》等近20档喜剧类节目。
    其中国外版权合作的节目共计63档,在全国的综艺节目中占比达90%,其中32档为2014年新引进的节目,31档为延续播出的模式节目,而且,其中绝大部分引进都源自韩国。也就是说,一档引自荷兰版权的音乐节目要PK一大波来自韩国的各种秀明星、虐明星的引进版权节目。但从广告给出的评估看,2014年的《爸爸去哪儿2》狂揽了3.12亿冠名费,略高于《中国好声音3》2.5亿。但总体“好声音”4.191的收视率,还是排在当年综艺节目收视率前20位的第一名,第二名则是《爸爸去哪儿第二季》的3.310。

    3 一场“劫数”为引进节目模式未来探路

    2015年,也就是名叫“好声音”的节目存在于市场的最后一年(准确的说法是其暂时改名为《中国新歌声》,最终“中国好声音”这个名字的归属,还得看法院的判决),也成就了导师那英四季节目拿了三季冠军导师的“传奇”。虽然也面对更多的疑问,比如“今年的学员不强”“还是第一季《好声音》影响最深”“《好声音》还能办多久”,而节目的制作方灿星的总裁田明,却在那一年,信心满满。他曾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,“‘好声音’我会一直做下去,规划是要做14季!”他想和经典的音乐节目《美国偶像》比较,但也就在这一年,“好声音”第五季模式版权将易主的消息已经开始蔓延……
    在2016年,灿星与Talpa及唐德关于使用“中国好声音”名字的官司打响,最终,节目暂时改名为《中国新歌声》,也以原创的模式重新呈现在观众眼前。15日,当节目播出后,节目组接受媒体采访时,将《中国新歌声》定义为中国电视人原创模式制作,并把它的“纪元”改为了“第一季”,CSM全国网收视率达2.24。
    从引进节目到全部改编重来,“好声音”变“新歌声”实际上是内地引进节目蜕变的一个过程,从学人家的模式到自己开创新的模式内容,一个官司可以“毁”也可以“兴”。
    但接下来,中国电视人原创模式制作的《中国新歌声》,未来的路如何,一切还得看这一季的成绩说话。
    成,则为前几年大量引进节目的未来,找到了一条属于自己的道路,不再受人“挟持”。
    败,那么很多节目,就会有一种“被养肥之后割一刀”的岌岌可危。

本版撰稿 本报记者 张洁

相关文章